教育出版數字化轉型路在何方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0371-63932666(電子商務部)
0371-63958808(商務印刷部)
0371-63956290(業務部)
0371-63958392(辦公室)
傳真:0371-6395555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鄭州市二環支路35號
業務咨詢:QQ 497403116
鄭州印刷廠,河南印刷廠,鄭州印刷公司,畫冊設計,鄭州包裝,書刊印刷,瑞光印務,河南省瑞光印務股份有限公司
行業動態

教育出版數字化轉型路在何方

發布時間:2019-08-17   |   發布人:管理員  |  瀏覽次數:1

     近年來,隨著國家政策的支持、財政經費投入的增加,居民家庭經濟收入的增長以及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互聯網教育市場交易規模呈現出持續增長的態勢。面對快速增長的市場需求,各出版單位結合自身的優勢,在教育出版數字化方面積極探索,初步形成了一些較好的項目,并獲得了一定的經濟收益,但在發展過程中仍然存在不少問題亟待解決。

  現狀:

  積極探索 初具規模

  “十三五”以來,隨著國家教育信息化的建設與發展,各級教育主管部門積極推動教育信息化與智慧校園建設。當前,各地“三通兩平臺”建設已初具規模,數字化教學環境已基本形成,教育信息化的建設已經從搭建基礎設施、網絡環境升級到資源應用與服務層面。

  隨著智慧教育產業的發展與大量資金的投入,各出版集團、出版社先后進行教育出版的數字化轉型,從資源建設、教學平臺及應用服務的開發等角度切入到智慧教育產業。人民教育出版社旗下的人教數字出版有限公司,以建設優質數字教育資源為重點,為數字化教與學提供整體解決方案。中南出版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湖南教育出版社圍繞教學的各個環節,打造了集教學資源、教研備課、在線測評、綜合素質評價以及名師直播等服務為一體的“貝殼網”。浙江出版聯合集團、浙江教育出版集團和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聯合控股的浙江青云在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打造了“青云e學”在線教育平臺,為中小學教育提供在線課程服務和在線閱讀服務。鳳凰出版傳媒集團一方面圍繞傳統出版開發各類數字內容,例如為適應教參光盤的升級需求,開發了“鳳凰易教備授課系統”等,另一方面圍繞教育信息化的建設需要,把數字內容、教學應用軟件與教育裝備等硬件結合打造“鳳凰云課堂”智慧教育整體解決方案。

  總體來看,大多數出版集團、出版社從自身優勢出發,在教育出版數字化方面都進行了或多或少的探索,同時也取得了成績。一是數字出版意識普遍增強,初步形成了一定規模和質量的人才隊伍。二是數字化手段也日漸豐富多樣,積累了數字化教育出版經驗。三是數字化內容資源建設初見成效,并形成各自的特色和優勢。四是數字化應用獲得認可,涌現出了一些較好的項目。例如人教數字出版有限公司的“人教數字教材”已在廣東、天津、北京、河南等地區落地使用,江蘇鳳凰數字傳媒有限公司的“語音學習網絡系統”上線僅一年時間已有200多萬用戶使用。五是積極開拓市場,取得了一定的經濟收益。據統計,根據上市公司年度財報顯示,鳳凰傳媒2017年數字內容、軟件收入達到3.13億元,數字化教育裝備收入達到4.59億元。中南傳媒2017年年度報告顯示,數字內容、軟件收入達到1.7億元,數字化教育裝備收入達到2.1億元。

  問題:

  模式單一 產品分散

  在教育出版數字化方面,雖然大多出版集團、出版社都在結合自身優勢積極探索,也取得了一些成績,但仍然存在一些問題。

  第一,頂層設計規劃不夠。目前的教育出版數字化情況,總體上來說還是比較零散、比較分散,缺乏頂層設計、整體規劃和分步實施方案。

  第二,產品研發體系性不夠。在數字教育產品研發方面,大部分產品都是獨立的,互相之間無法互聯互通,無法形成完整產品體系和使用閉環。

  第三,內容研發完整性不夠。數字教育內容研發方面雖有一定的積累,但是在數量、形態、品質,以及適用不同使用場景方面,還存在不足。

      第四,市場營銷方式還比較單一和陳舊。目前教育信息化方面主要以政府采購為主,采購形式主要為招投標,這與傳統的圖書銷售模式差別很大,在市場推廣方面需要做大量的前期需求調研、方案溝通、招標準備等工作,這對書店現有銷售模式來說是個挑戰。從目前來看書店和各出版社在這方面的轉變速度還不夠快。

  第五,數字出版復合型人才不夠。教育出版數字化需要既懂教育,又懂出版,同時對技術手段、實現方式、商業模式有一定了解的復合型人才,目前各家出版社在人才結構上還以傳統出版型人才為主,缺少對教育出版數字化有深入了解的復合型人才。

  第六,商業模式相對單一。目前各家出版社的教育出版數字化項目在商業模式上以免費配套紙質教材或圖書、為紙質教材或圖書做適當增值服務為主,部分項目雖然已經積極參與到教育信息化招投標中,但總體來看商業模式相對比較單一。

  出路:

  堅持融合 深挖優勢

  教育信息化已上升為國家戰略,教育出版數字化是大勢所趨,勢在必行。行業內外眾多企業紛紛通過融資、合作、并購等途徑搶占教育信息化市場,出版單位需從戰略層面抓緊定位和布局教育出版數字化相關工作,才能在未來競爭中贏得主動。

  在發展思路方面,第一,牢固樹立與傳統教育出版融合發展的根本理念,努力做到四個層面的融合:紙質出版與數字技術手段的融合,紙質內容與數字內容的融合,內容資源與人工智能技術的融合,內容技術與教育創新理念的融合。第二,積極把握國家教育信息化政策導向,重點關注教育部《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中的八大教育信息化行動,圍繞自身專業和優勢,找準切入點。第三,致力于形成以內容為核心,兼具整體性、靈活性的解決方案。整體性體現在多種資源、多種產品組成完整集群,具有豐富的內容和完善的功能;靈活性體現在解決方案能因勢而變,能以內容為核心,根據不同的需求靈活組合、變換形式。

  在保障措施方面,第一,應加強資源整合,建立有效合作機制。充分發揮各出版單位教材版權資源、教輔研發資源、軟件平臺資源、發行推廣資源,以及優質社會資源等各方面的綜合優勢。通過資源整合、集聚,形成數字化教育出版的合力,凸顯各自的品牌和優勢。第二,應多層次規劃項目,打造重點項目。對于出版集團來說,首先應鼓勵旗下各出版單位根據自身教育出版特點,加快實施個性化、特色化并具有較強操作性的項目,集團層面給予一定的技術和資金支持。其次,集團要在各社的項目中遴選出一批項目予以重點打造,并采取多種手段定向扶持,使這批項目成為數字化教育出版整體解決方案的拳頭和核心。第三,應因事制宜,優化考核體系。教育出版數字化投入大,常常見效較慢,伴隨一定的風險。出版集團應根據不同項目特點,認真研究,因事制宜,優化考核體系。制度上,要從專項考核獎勵、重點項目資助、收益風險免責等方面綜合施策,從各方面激發各單位主動投入、加快建設的積極性。

  (作者系江蘇鳳凰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文章來源:】 【打印本頁